1969年,邓小平下放到江西,临走前对汪东兴说:让我带上母亲一起

1949年冬天,夏伯根早早地起床,吃了一个馒头后,拿着锄头,准备出门干活。“贤娃子,回来啦!”淡以兴气喘吁吁地跑过来,一边跑一边向夏伯根招手。夏伯根激动地扔了手里的锄头,说:“贤娃子到村口了吧?我去给他做饭!”

夏伯根转身往厨房里走,被淡以兴一把拉住。淡以兴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贤娃子没回来,在重庆,我们去重庆看他。”夏伯根哭笑不得,走进屋里收拾了一个小包袱,走出家门。自从夏伯根嫁到邓家后,一直没有见过贤娃子,想到马上就要见到贤娃子,夏伯根心情激动

一、重庆相见

夏伯根和淡以兴坐船到达重庆后,顾不上找一个地方休息,马不停蹄地赶到邓小平工作的地方。淡以兴对门口的哨兵说:“麻烦进去通报一声,我是邓小平的舅舅,这位是邓小平的母亲。”哨兵仔细地看了看夏伯根,觉得夏伯根和邓小平看上去年纪相仿,对他们的身份存疑

哨兵拿不定主意,不敢冒然让他们进去,只能向邓小平的警卫员汇报。邓小平正在开会,警卫员趁邓小平喝水的时候,悄悄地在邓小平耳边说:“政委,门外有两个人找你,男的叫淡以兴,女的叫夏伯根。”邓小平愣了一下,说:“他们是我的家人,你先带他们去招待所休息。”

警卫员走到门口,对等候已久的两人说:“我带你们去招待所休息,正常处理完工作,晚上来见你们。”夏伯根不舍地看了一眼邓小平办公地地方,跟着警卫员去了招待所。一路上,淡以兴都在感慨:“贤娃子当了大官,给我们长脸啰!”

会议结束后,邓小平赶到招待所,看到淡以兴,立刻走上去和淡以兴拥抱,喊了一声:“舅舅。”淡以兴和邓小平年纪相仿,只是辈分大,从小就是邓小平的好朋友,关系十分亲近。淡以兴拉着邓小平,说起往事,泪流满面

夏伯根默默地坐在一边,双手拘谨地放在腿上,一动不动地听着他们说话。夏伯根仔细地端详着邓小平,这个丈夫口中最出色的孩子。夏伯根看到邓小平身体健康,而且得知邓小平已经生儿育女,心里十分欣慰

淡以兴拉着邓小平说了好一会,才想起夏伯根,连忙指着夏伯根说:“贤娃子,这是你的继母。你父亲去世后,她一个人把家撑起来,照顾一大家子人,特别了不起。”邓小平这才反应过来,这就是他的父亲娶的妻子。

邓小平站起来,握住夏伯根的手向她表示感激。夏伯根说:“我就是来看看你过得好不好,你爸爸生前一直惦记着你。现在我看到你了,也可以放心地回去了。”说到动情处,夏伯根伸出干瘦的手抹眼泪。邓小平却说:“您别走,以后跟着我们一起生活。”

夏伯根愣住了,连连摆手说:“不行,我跟着你们是拖累你们。家里有田地,我自己能养活自己,不给你们添麻烦。”邓小平的妻子得知亲戚来了,早早地从学校赶来,连忙拉住夏伯根的手说:“妈妈,您苦了一辈子,就让我们给您养老吧,孩子们也想见您呀。”

在邓小平和妻子的不断劝说下,夏伯根才答应留下来一起生活。过了一段时间,邓小平一家要搬到北京生活,夏伯根主动提出要回老家生活。邓小平夫妻拉着她的手说:“妈妈,您别走!我们一家,一起去北京。”夏伯根终于打消了顾虑,从此和邓小平一家生活在一起。

二、生死相依

夏伯根是一个十分淳朴的人,邓小平夫妇工作繁忙,她主动承担家务,并且照顾孩子们。孩子们很喜欢夏伯根,围着她亲热地喊:“奶奶。”夏伯根为人处事十分有分寸,从来不乱说话,和邓小平一家的关系十分融洽,从来没有发生过冲突。

1969年,邓小平在政治风波中被反动派打倒,被下放到江西进行劳动改造。临走前,邓小平对汪东兴说:“我只有一个要求,让我带上母亲一起去江西。我的母亲年纪大了,需要我们照顾。”邓小平被囚禁了三年,夏伯根和邓小平的孩子都被赶到中南海外面生活

时隔三年,邓小平夫妇终于把夏伯根接回身边,夏伯根看到邓小平夫妇瘦了很多,泣不成声。邓小平安慰她:“只要我们三个在一起,没有什么困难是过不去的。”夏伯根和邓小平夫妇来到江西,邓小平夫妇每天去厂里干活,夏伯根在家里做家务,分担他们身上的担子

结语:政治风波平息后,邓小平重新回到中央,开始大刀阔斧地对中国进行改革。夏伯根晚年,已经不认识家人。邓小平去世的那天,夏伯根一反常态地不愿意吃饭,连续几天都不吃不喝,仿佛知道邓小平已经去世。邓小平一家和夏伯根的感情,令人感动。